第 14 章(羞耻)
上页 加入书架 目录 下页
    今天陆绝穿了一条红色底,大蓝花的!

    颜色辣眼睛,鲜艳又俗气,幸亏陆绝的身材好,竟然撑住了这样的大花色。

    她走近他,视线被他突显的地方吓得赶紧挪开。

    “ 你把衣服穿上!” 宁知一把扯过旁边的被子,盖在陆绝的身上。

    对上陆绝干净又湿润的目光,宁知叹了口气,她知道自闭症患者没有对性的羞耻感和意识。

    陆绝抿着唇,头顶上显示框里已经停止弹出小太阳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掀开被子。

    宁知赶紧上前按住了被角,“ 你先穿上衣服。”

    陆绝的眼皮薄,现在醺了酒意,竟然泛着红,他翘长的睫毛微颤着,“ 热我。”

    我热。

    宁知神色温柔,出口的话却残忍极了,“ 忍着,等酒气散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宁知想说让他受点苦,感受一下人间的险恶,看他下次还敢不敢随意喝酒。但想到小陆绝常常被欺负,他已经感受到太多恶意。

    宁知摸摸他发烫的脸,“ 下次我去哪里都会带着你。”

    陆绝抿紧唇,像是不舒服地哼了哼。

    被子拱出轮廓,能隐约看到被子下的颤动。

    宁知偏开头,听着耳边细碎的摩擦声,红晕从她的脖子处蔓延而上,她的耳尖也红了。

    羞耻极了。

    她按着被角的手没有松开,直到身旁传来低低的闷声声,她才转过头,对上陆绝茫然又干净的目光,宁知觉得自己的唇有点干。

    她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,赶紧松开按住被角的手,站了起来,“ 时间不早了,我们要回去,你赶紧把衣服穿好。”

    陆绝的额上沾了汗,漆黑的眸子里透着欲,又透着茫然。听到宁知的话,他没有哼声,安静地把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回到陆家的时候,陆母刚从拍卖会回来。

    看见儿子安安静静地站在宁知身旁,陆母满心欢喜,最近,儿子跟着宁知外出的次数多了,不再像这半年里,他只呆在陆家,不愿意外出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穿着一身红色西装,又帅气,又精神,陆母脸上的笑意更浓了。

    陆母赶紧让人倒茶,她想拉着儿子过去沙发那边坐,然而她的手还没有触碰上他,陆绝已经闪开了,他低着头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宁知察觉到陆母眼里的落寞,她牵着了陆母伸出的手,“ 正好累了,妈,我陪你坐坐。”

    陆母拍了拍宁知的手,“ 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,还是养女儿好。”

    “ 我不是小棉袄。” 宁知陪着陆母坐回沙发上,她卖乖道:“ 我是甜甜的棉花糖。”

    陆母一愣,随即被逗得笑了开来。就宁知这小嘴,难怪陆绝能把她的话听进耳。

    “ 今天去宴会,小绝的情况怎么样?” 陆母最关心的就是儿子。

    “ 他现在好像没有那么害怕去人多的地方,他刚开始可能还是会紧张,但身边有熟人在,他会慢慢放松下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宁知没有说,但陆母也知道,她说的熟人,只能是宁知,“ 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宁知:“ 不辛苦,我很乐意照顾陆绝。”

    对于宁知的大变化,陆母看在眼里,却不想深究,只要宁知对陆绝好,她就对宁知好。

    “ 妈,我想知道关于多点陆绝小时候的事情,你能跟我讲讲吗?” 宁知想了解多一点,这样有利于她救陆绝。

    做母亲的,很愿意跟别人分享孩子的事情,陆母笑道:“ 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 陆绝小时候有没有被人欺负,或者受伤,生病之类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陆母有点宁知突然问这样的问题,“ 小绝的情况特殊,跟其他孩子不一样,我记得他小时候有一阵子,喜欢把自己关在衣柜里,我怎么喊他出来,他也不愿意。心理医生说,这是自闭症患者的自我保护。”

    陆母又说道:“ 还有一次,他差点走丢,我担心得一整晚没有睡。”

    宁知了解过,自闭症患者很容易走丢,而且,他们不会与其他人沟通,走丢后不会向别人求助。更甚至,他们不会闪躲车辆,这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陆母提起这些事,语气里,她语气里并没有怨气,从不觉得陆绝是包袱。

    宁知跟陆母又聊了一会儿,接着,陆母掏出从拍卖会带回来的礼盒。

    她递给宁知。

    “ 这是......” 宁知打开盒子,里面放着一枚红宝石胸针,红色的宝石艳红如血,散发着迷人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 这是我刚拍卖回来的,你好好收着。” 陆母笑道:“ 这样鲜色的小玩意,你们年轻人戴着才好看。”

    宁知一眼就看出这胸针的价值,上面的宝石就算称不上是极品,但也很稀有,至少八百万才能拿下来,她没有想到继上一次陆母送了玉镯给她,这一次又送宝石。

    “ 谢谢妈。” 宁知清楚陆母的意思,她没有再拒绝。

    宁知突然发现,有一个豪气的婆婆,也很爽!

    而这时,林恬恬从门口进来,正好看见宁知戴上陆母送的胸针,她脚下一顿,眸色有点暗。

    宁知不仅对她的态度变了,还学会讨好陆母。

    林恬恬走进去,待走近了,她突然发现,宁知竟然变白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很白,但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宁知的外貌变化,林恬恬想起自己的脸型突然发生变化,她心底一慌,这是不是有什么联系?

    林恬恬着急跟陆母打了声招呼,就匆忙回房。

    她解下脖子上的项链,吊坠的玉泛着光泽。因为得到了宁知的全部光环,最近她都没有关注这块玉。

    现在细细打量,她才发现白玉上竟然出现了一条细微的小裂痕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?

    难道在她不小心的时候,磕碰裂开的?

    现在她的脸型差点恢复原样,而宁知又白了一点,肯定是与裂痕有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这,林恬恬一阵后怕,如果玉真的弄坏了,是不是她的样子就会被打回原形?

    林恬恬心疼地看着上面的小裂痕,这一次让她起了警惕,以后一定要好好护着这块玉。她小心翼翼地把项链戴上去,然后放进衣领里,贴身藏着。

    林恬恬对宁知变白了一点的事情没有太在意,只要她再次把光环夺取过来就好。

    夜里。

    林恬恬又做梦了。

    她梦见宁知拿着一个小玉章,去了一个地方,好像是富人的别墅。

    然后,宁知把小玉章交给了一个老者。

    梦里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林恬恬看到,宁知更耀眼了,众人对她众心捧月。

    而她,只能站在门口边,远远看着,看宁知成为被宠爱的公主,就算没有父母,她还有疼爱她的......

    林恬恬惊醒,她突然想起白天看到妈妈交给宁知的那个小玉章。

    林恬恬看不清梦里的人,但她知道那个小玉章很重要,不能让宁知得到。

    她要想办法拿过来。

    林恬恬看了眼旁边安静睡觉的陆深远,她放轻脚步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正好在走廊里看到端着一杯牛奶的宁知。

    “ 小知,这么晚了,你没有睡?” 林恬恬上前。

    宁知挑眉,“ 你不也一样?”

    林恬恬像是没有察觉宁知的冷意,她笑着开口:“ 今天我看见妈妈交给你一个小玉章,看精致漂亮,我最近喜欢上收藏漂亮的玉,我能不能......”

    “ 不能!” 宁知直接打断她的话,“ 那是我父母的遗物,你别打主意。” 她不知道林恬恬为什么盯上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林恬恬咬了咬唇,“ 我只想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 看也不给看。” 宁知喝了牛奶,她冷笑道:“ 不如,你把你脖子上的项链借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林恬恬下意识赶紧捂住脖子的项链,“ 这个开过光,不能随意让人碰的......”

    宁知根本不掩饰眼里的嘲笑,“ 驰名双标?”

    林恬恬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宁知赶紧把装着遗物的小盒子藏得更隐秘,还特意锁上。

    确定安全,宁知才躺回床上。

    陆绝已经睡着了,想到今天他在被子里做的事,宁知脸上有点发烫。

    收敛回心神,宁知让霸王出来,“ 这一次回去救陆绝,要多少小太阳?”

    霸王赶紧告诉她:【主人,这一次回去,要五个小太阳。】

    原本宁知还觉得今天她拿到16个小太阳,她的小库存暴富了,但换取光环花掉了10个小太阳,现在又要花掉5个小光环救陆绝,一眨眼,她只剩下一个小太阳而已。

    霸王赶紧收好宁知给它的5个小太阳,小奶音很是兴奋:【祝主人成功,祝主人一路顺风。】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。

    宁知打量着自己的双手,肤色雪白细嫩,手指纤细,指尖还泛着淡淡的樱花粉色,看来是恢复了原来的样貌。

    她光着脚,就算踩落在地面,也不会沾到任何的灰尘。

    宁知打量着四周,看着陌生的景物,这一次,她穿来的地方不是陆家。

    难道小陆绝在附近?

    “ 快跑,要上体育课了。”

    “ 那个傻子会不会向老师告状啊?”

    “ 才不会,他像哑巴一样,都不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 傻子的胆子很小,他肯定被吓哭在厕所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 下次我们把他关里面的时候,装鬼吓尿他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宁知听到身后几个小男孩的话,她立刻转身,尤其听到他们话里提及到傻子,她第一时间意识到,他们在说陆绝。

    他们把陆绝关在厕所里?

    这时,铃声响起,周围瞬间变得安静下来,不少小孩跑回教室。

    那几个小男孩也撒腿跑掉了。

    宁知皱眉,她赶紧去找厕所。

    沿着那几个小男孩走来的方向,宁知看到了洗手间的指示牌。

    “ 陆绝。” 站在男厕门口,宁知探出身子往里看了看,发现没有人。

    她这才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里面一个个间隔都是空的,直到宁知走到最后的间隔,她看见,门板被绳子从外面锁死。

    “ 小绝绝,你在里面吗?” 宁知伸手想要去解绳子,然而她的手穿过了门柄,触碰不了绳子。

    宁知直接穿过门,走进去。

    洗手间里的最后一个间隔通常是被清洁员工放置清洁用具的,堆放着垃圾桶,垃圾袋,地拖,扫把,水桶......空间很窄小。

    小小身体的小陆绝端在间隔里,抱着膝盖,安安静静蹲着。

    宁知的心瞬间酸了起来,像是被夹子狠狠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在小陆绝面前蹲下来,凑到他的耳边,柔声道:“ 小绝绝,姐姐来了。”

看小说请搜 "", 更新快,速度快,记住网址: jqm10.imjx.com

上页 加入书架 目录 下页
@顶点小说(手机版) jqm10.imjx.com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觉得本站不错就加入书签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