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腿发软
上页 加入书架 目录 下页
    这种性格,在普通人家没什么大问题,在安乐伯府却不被看好。

    勋贵家的子嗣,要维护家族的地位,必须出类拔萃从同辈脱颖而出,而不是一代不如一代的没落下来。

    安乐伯府虽然已经有吴安,管家依旧觉得吴为的性格很不可取。

    “无妨,他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,我和父亲之所以汲汲营营,就是为了他和母亲能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吴安倒是觉得弟弟性格挺好的,不用担心安乐伯府像别家那样兄弟围墙,甚至斗的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吴安让人通知吴县令后,又等了两个时辰才见到人。

    “兄长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吴县令很惊讶。

    从自己到章乐后,家族虽然逢年过节送东西,却从没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这点,吴为很理解,毕竟,父兄不是跟他一样闲散,整天忙碌的后院都没时间进,更别说来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这番来主要是了解水车的事,”吴安并没有糊弄弟弟,“父亲觉得水车是安乐伯府的好机会,如果真的确定能日灌两百亩,会借中秋宴献给圣上。”

    “献给圣上?”吴为有些惊讶,“会不会太小题大做?”

    “你呀,还是没明白水车的重要性,”吴安忍不住摇头,“它若是真能日灌两百亩,其影响丝毫不逊色于耕牛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吴安噎住了。

    他从没想过自己弟弟会如此愚笨,已经说的这么明白还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不理解就算了,先带我去看看水车。”

    吴安已经彻底不对吴为的政治敏感性抱希望。

    “听兄长的。”

    吴安此行,比之前的吴为还低调,只带着赶车的管家,随从都没敢带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他品级比较高,出行用的是马车而非驴车。

    吴为虽然对他郑重其事的态度不理解,却也没多说什么,一路沉默着到三家村。

    此时,柳家刚刚吃过午饭,三个匠人正准备做最后的组装,老爷子和荀逸在一旁打下手。

    “李阳,这种水车若是卖,能卖多少钱?”老爷子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他感觉打两个架子床都用不了这么多木料。

    “以前那种龙骨水车,就是大户人家现在用的那种,一架要三两银子,咱们这至少也得翻一倍吧,用的木料多,浇地也快,再贵点也有人要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”丁山很肉痛,“我们三个都是匠籍,不然只打水车,也够养家糊口了。”

    匠户给官府干活时,是无偿的,不能拿工钱,只能依靠官府的补贴过活,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用被逼着分家。

    四代不同堂的律法并不适用与匠户,朝廷为了方便控制,不允许匠户分户。

    老爷子沉默了。

    匠户的艰难稍微了解的人都清楚,然而,他也没法帮什么忙。

    良久,出声安慰,“世事无常,说不准哪天就能改籍了,乐观点!”

    哪怕知道希望很渺茫,听到这句,三位匠人还是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生活总得有点希望不是?

    哪怕,自己骗自己。

    门外,吴安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他们三个就是你找来学手艺的匠户?”

    “对,还没出师,昨天刚被我训斥一顿,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走,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老周氏听到敲门声,以为是村里人又过来,稍微擦了一下手才来开门。

    打开门定睛一看,“县太爷?”

    反应过来后,堆着笑把人请进来,“你们是来找李阳他们仨吧,快进来,我去泡茶。”

    说完,偷偷瞄吴安一眼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兄长,老太太不知道你的身份,你别怪她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柳家的关系很好?”

    吴安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他很少见自己弟弟维护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,”吴为尴尬地摸摸鼻子,“他们家饭菜好吃,以后少不了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虽然老爷子的品性也让人极为欣赏,却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吴安淡淡地扫弟弟一眼,心里好笑。

    老四还是跟以前一样小孩子心性!

    不过,柳家的饭菜真有这么好吃?

    吴安不是过来吃东西的,只是稍微想一下就抛开了,径直走到组装水车的三个匠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能弄好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”李阳没回头,“我也是头回打水车,不确定会不会出问题,等师傅回来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看你们已经在做最后的组装,不能直接下水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县,县太爷!”

    听到吴为声音的李阳吓得啪一下丢掉手上的工具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后,立刻见礼,“小人拜见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方才说的,能不能直接下水试?”

    “能是能,”李阳苦着脸解释,“可小人也没学几天,并没什么把握成事,木材泡水后会变形,重组后可能没之前那么精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师傅呢?她不在?”

    “回县太爷,小师傅进山采药了,傍晚应该能回来,小人组装水车也要时间,她不会耽误正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县令拿不定主意,本能询问吴安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先去看看已经打好的水车,这三人的事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几人走了一会儿后,李阳才敢擦额头密密麻麻的细汗。

    “丁山,哥哥我现在腿发软,你过来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阳哥,我的腿也软,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见状,胡海把两人扶到旁边,“阳哥山哥,你们俩至于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县太爷是安乐伯的四子,性情温和宽厚,不管咱们把事办好办坏,都能留一条命,他兄长可没有这么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县令的三个兄长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,特别是三少爷,他曾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死人,咱们这些人在他们眼中,连草都不如,能不小心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你们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以前在京城待过一段时间,得罪人才被排挤到章乐县,吴县令有个兄长是工部侍郎,管的就是咱们这些匠户,这些事并不是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胡海想哭,“咱们岂不是惨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”李阳很后怕,“你是没看到,刚才那位大人的脸,黑的跟墨汁似的,简直要吓死人!”

看小说请搜 "", 更新快,速度快,记住网址: jqm10.imjx.com

上页 加入书架 目录 下页
@顶点小说(手机版) jqm10.imjx.com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觉得本站不错就加入书签吧!